首页
热点新闻

红色踪迹 No.2|中南外语人的闪闪红心...2021年11月13日

中南外语人的闪闪红心——沈宝基与《国际歌》翻译 一个世纪以前,随着十月革命的...

最新公告

关于举办中南大学第二届博融跨文化交叉学科研究生创新分论坛暨研究生主题学...2021年11月12日

 为提高研究生综合素质,培养学生自主科研探索与创新能力,拓宽学术交流的路径,营造...


红色踪迹 No.2|中南外语人的闪闪红心—沈宝基与《国际歌》翻译

发布时间:2021-11-13    浏览次数:

中南外语人的闪闪红心——沈宝基与《国际歌》翻译

 

一个世纪以前,随着十月革命的一声炮响,《国际歌》传入中国,其昂扬的旋律和深刻的歌词,激励着中国革命者奋然前行。一曲传唱至今,旋律不改,初心未变,中国共产党人仍然在歌声中努力前进,为实现共产主义的最高理想砥砺前行。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大会闭幕式上,与会代表与全国人民在雄浑庄严的国际歌声中心潮激昂澎拜,为实现第一个百年目标感到无比自豪,对实现第二个百年目标充满信心。《国际歌》在中国的传播,离不开几代翻译家的努力,鲜有人知的是,中南大学外国语学院资深教授、中国著名翻译家、诗人沈宝基先生(1908-2002也曾翻译《国际歌》,并为《国际歌》的现行译本的修订提做出了重大贡献。

 

1871年,巴黎公社诗人欧仁·鲍狄埃(Eugène Edine Pottier)创作六节格律诗《国际歌》(L'Internationale18886月,法国工人作曲家皮埃尔·狄盖特(Pierre De Geyter)为之谱曲。《国际歌》诉说着共产主义理想,展现了英勇不屈的革命气概随着世界各地工人运动高涨,歌曲被译成各种文字,传遍世界各地。

1920年,列悲首次译介《国际歌》,并以《劳动歌》为题刊登在由广东共产主义小组主办的周刊《劳动者》上。9耿济之、郑振铎从俄译文转译《国际歌》,由耿济之口译,郑振铎笔述,最终发表在上海商务印书馆出版的《小说月报》第12 卷号外《俄国文学研究专号

然而,上述三种译本都未与原曲谱配译,故而无法传唱。瞿秋白是中国首位连词带曲译配《国际歌》的人,译文发表在1923615日《新青年》季刊第一期《共产国际》号。同时期,远在莫斯科的萧三与陈乔年根据法文并参照俄文译配《国际歌》(陈乔年配歌),歌曲随即在留学生中传唱,词曲还刊于19253月出版的《工人读本》第36-38上,大大推动了《国际歌》在中国的传播1939年春,萧三回到延安后,在吕骥、冼星海的帮助下,又对歌词进行润色。1962年修订稿完成前,萧陈译本一直是国内流传最广的版本。

1951-1964年,沈宝基致力于译介法国革命诗歌,翻译了鲍狄埃所著的《巴黎公社诗选》(Les Poèmes de la Commune),诗选于1957年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国际歌》收录其中。沈译《国际歌》“在当时被广泛视为权威版”,沈宝基也被认为是“萧三之后,最为重要的《国际歌》汉译者”。

1962年,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音乐家协会邀请有关专家,在萧三译本基础上修改译词,经集体审定后,修订稿在《人民日报》上公布,一直传唱至今。虽然修订后的《国际歌》译词更为忠实精炼,且已为大众所熟悉和接受,但学界对《国际歌》翻译的研讨未因此停下脚步,张成柱教授、伍铁平教授、沈宝基先生等都曾发表文章探讨现行译本存在的问题。

沈宝基在1956年翻译《巴黎公社诗选》时,认为萧三的译文“最为通达,影响也最大”,但第二句“起来,全世界的罪人!”译文值得商榷。沈老认为,将les damnés译为“罪人”不妥,并改译为“受罪的人”。沈老的修改得到萧三本人的认可与采纳,1961年,萧三为纪念鲍狄埃诞辰一百二十五周年,撰写“公社的歌声响遍全世界——漫谈巴黎公社诗歌”一文,公布了修改后的《国际歌》译词,把“罪人”改为“受罪的人”。1962年,有关专家集体修改译词时,沈老又建议改为“受苦的人”,他认为这样更加自然、朴素、确切,且不拘于法语的用词。此建议被有关专家采纳,很快也得到了周恩来总理的首肯,还将其誉为“重大贡献”。

1962年修订稿还参考了沈老第三、四句的译文。萧三将原文La raison tonne en son cratère: C’est l’éruption de la fin”译为“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作一次最后的斗争!沈老认为,此译文已背离原文的字面意义和形象,更重要的是把核心字眼la raison(真理)”略去了,削弱了原来的含义,使得诗歌在思想发展上缺少动力。沈老将第三、四句译为“真理像火山那样怒吼,喷发出最后的烈火”,不仅保留了原文形象,忠实于原意,而且是上述所有译本中唯一将“la raison”译为“真理”的。1962年,专家修订译词时参考了沈老的译文,将第四句改为“要为真理而斗争”。沈老评道,1962年的译文虽与原诗有些出入,但符合鲍狄埃所强调的唯物的、科学的“真理”,也符合汉语语法习惯,且通俗易懂,让广大劳动人民都能歌唱,都能知道唱的是什么。

此后,沈宝基先生依然对译本再三斟酌,他认为译文还有值得商榷的地方。(1第五句中的“落花流水”,虽然形象生动、音调铿锵,但是没有达到原文意义的深度,他建议按照法文“Du passé faisons table rase”原意译为“旧世界我们要彻底摧毁”。“落花流水”和“彻底摧毁”是两个程度不同的概念,前者仅仅是惨败,还没有达到被彻底消灭的地步,而后者才是彻底消灭旧世界,迎接新世界,符合原意。由此他还引申出有关概念和形象的翻译问题,沈老认为,革命诗歌翻译不可避免地会遇到强调概念说理的词,比如平等、权利、劳动等,译时不一定就要用形象化的词来代替,可以用比较接近原意的词进行翻译,两种方法需权衡,避免因追求形象而损失概念原意。(2原文第七句Le monde va changer de base(世界要根本改变)漏译,而把第八句Nous ne sommes rien, soyons tout”分译为两句,对于诗歌而言,每一句都发挥着独特的作用,原则上不允许漏译。3)第六节第一、二句原文“Ouvriers, Paysans, nous sommes, Le grand parti des travailleurs”现译为“是谁创造了人类世界?是我们劳动群众!”沈宝基指出,鲍狄埃强调的是工农联盟,但是在修订的译词中,这一光辉的马克思主义思想不见了,只是笼统地提出‘劳动群众’。“这是他卓越的革命见解,因为在法国1848年和1871年的两次革命中工农几乎是对立的,无产阶级的号召自然注意到工农联盟这一点”。4)第六节原文第六句中的“les corbeaux, les vautours”现译“毒蛇猛兽”,用常见的成语达到神似,未尝不可,然沈老偏向于直译为“乌鸦、秃鹫”这两种吃人肉的鸟,一来是为了忠实原文,二来是因为乌鸦在中国同样具有不吉的象征,易使人联想到黑暗的剥削者,所以不会造成理解上的困难。

随着时间的推移,名作复译是常见之事,倘若以后《国际歌》译本再次修订,沈宝基先生的见解将会非常有参考价值。

沈宝基对我们如今传唱的《国际歌》译词做出了重大贡献,他却从不以此为傲。作为译介法国革命诗歌最早、最多的人之一,沈宝基先生时刻胸怀国家、民族、人民。他认为,翻译具有鲜明的目的性,“翻译活动离不开时代的需要,离不开本国国情和民族的实际需要,翻译是一项为国家和人民服务的工作,翻译犹如文学创作活动,是以‘改良’或者‘建设’国计民生为旨归的。”他还主张,译者要重视翻译的思想性,即在翻译时,“必须注意原文的思想是否有积极意义,是否能使我国读者获得精神和艺术上的有益享受。”沈老选择翻译法国革命诗歌,无疑有为国家考虑,希望国家和社会能从译介中有所启迪。他对《国际歌》译词的精雕细琢,用实际行动告诉我们,“一个译诗者,切忌做思想上的懒汉,浅尝辄止”。

沈宝基先生一颗红心,历久弥坚,感动了一代又一代中南外院学人。先生在中南大学外语院的第一便是《国际歌和法国革命文学》,在三尺讲台上播撒共产主义的真理。他不仅给后辈留下了《国际歌》这首影响深远的译诗,还留下了弥足珍贵的译诗思想、高尚的译者精神、热切的家国情怀、坚定的共产主义信仰。中南外语人将担当延续红色基因,续写更多红色华章。